彦琳:“三无产品”注定碰壁
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在两会外长记者会上指出,围绕疫情针对中国“追责索赔”的“滥诉”,没有事实基础、没有法律依据、没有国际先例,是彻头彻尾的“三无产品”。的确如此。没有事实基础病毒源头是严肃复杂的科学问题,需要科学家和专业人士通过大量研究探索寻求答案,不是由几个别有用心的政客一哄而上嚷嚷着“指定”的。传染性疫情可能在任何时间出现在任何地方。首先报告疫情的地方,并不一定是发源地。关于病毒溯源的科学探究尚无明确进展和结论,也无公认的权威事实论据。当前科学界较为普遍的看法是病毒源于自然,非人为制造。急于对中国污名化,将病毒“标签化”,不能不让人怀疑和再次审视某些人的居心。中国抗疫的快速、及时、公开、透明,事实充分,有目共睹。中国抗疫清清楚楚的时间经纬、一目了然的事实数据,经得起时间的检验,历史的叩问。诋毁中国“制造病毒”,污蔑中国“隐瞒疫情”“延误时间”,是完全站不住脚的谎言,赤裸裸的抹黑推责。没有法律依据索赔者“无法可依”,纯属无理取闹。且不说新冠病毒的起源地尚待确定,即使确定病毒起源地,国际法上也没有任何一条法律支持对病毒起源地国家“索赔”的诉求。同时,中国充分全面有效履行了《国际卫生条例》规定的义务,甚至很多方面超标准履行了条例规定的义务,从未违反国际法义务,根本不存在国际不法行为。此外,国家责任的产生,要求受害国的损失和责任国的不法行为之间必须存在因果关系。如果要说中国与其他国家的抗疫存在因果关系,那就是中国的努力为别国抗疫提供了帮助,助力了全球抗疫合作和努力。没有国际先例追溯人类社会历史,远至中世纪的“麻风病”,近至2019年H1N1在美国的大暴发,甚至近来传至非洲、亚洲的“草地贪夜蛾”灾害,从未出现对特定国家和民族“索赔”的先例。如要“追责”,人类社会“索赔”的历史恐怕无休无止,某些叫嚣对中国“追责”的国家恐怕早已赔光了家底,国与国之间将充斥仇恨和“讨债”,国际社会的合作、互助将被对抗、撕裂取代。而更严重的后果是,未来国际社会将人人自危,为求自保,某国如出现公共卫生事件将千方百计隐瞒,甚至刻意输至别国,导致人类生命健康危机和公共卫生体系的彻底倾覆。玩火者必自焚。噬人者反被噬。个别国家拥有世界上最好的医疗卫生体系、顶尖的专家、设备、药物,也有充分的时间做好应对,却闭目塞听,拖延无为,把宝贵的时间用在卖力编排谎言、散布谣言上,导致国内疫情失控、生灵涂炭,这是否应追责?放任疫情扩散,未对国际公共卫生安全尽到必要防护职责,导致病毒蔓延至全球多点多地,造成有关国家人员和经济损失,这是否应追责?在全球抗疫关键时刻停止资助世卫组织,破坏国际合作抗疫努力,损害全人类利益,这是否应追责?近日,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协商一致通过了新冠疫情决议,明确认可和支持世卫组织发挥关键领导作用,呼吁会员国防止歧视和污名化做法,打击错误、虚假信息,在研发诊断工具、诊疗方法、药物及疫苗、病毒动物源头等领域加强合作。关于病毒溯源,决议将病毒溯源研究范围严格限定在查找动物来源、中间宿主和传播途径,目的是为了国际社会未来更好地应对疫情。这反映了国际社会绝大多数国家的共同愿望,将溯源问题政治化根本没有市场。“三无产品”没有销路,注定碰壁。针对中国的滥诉,是在幻想对中国搞新的“割地赔款”,重演“大兵压境”。正如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所说,今天的中国已经不是百年前的中国,今天的世界也不是百年前的世界,如果借滥诉侵犯中国的主权和尊严,敲诈中国人民的辛勤劳动成果,恐怕是白日做梦,必将自取其辱。(彦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