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呀 来看博物馆的“C位”——博物馆日话说镇馆之宝_光明网
这是在陕西前史博物馆展出的唐三彩骆驼载乐俑(3月25日摄)。 新华社记者 李一博 摄   新华社北京5月17日电题:来呀,来看博物馆的“C位”——博物馆日话说镇馆之宝(上)   新华社记者  一座博物馆,便是一部物化的发展史。国际博物馆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带你看各地文物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听背面精彩的故事,体会华夏如“满天星斗”的灿烂文明。此次上下篇报导10件国宝之外,仍有许多遗珠,未能逐个展示。   唐代“天团”——唐三彩骆驼载乐俑  千年前的“盛行天团”怎么穿越韶光而来?他们又吟唱着什么?在陕西前史博物馆,唐三彩骆驼载乐俑作为制止出境的文物之一,吸引着很多游客的目光。   1959年,这尊唐三彩骆驼载乐俑在西安市西郊中堡村的唐墓中出土。其形为一尊俯首挺立的骆驼,骆驼背上七位乐手围坐一圈,中心是一位丰腴婀娜的女子。七位男人意兴盎然地演奏着笛、箜篌、琵琶、笙、箫、管子等乐器,女子朱唇轻启,衣袖翩翩……   “自从张骞通西域拓荒丝绸之路,我国与中亚、西亚和欧洲的沟通日增,这支千年前的‘巡回乐团’,很可能正扮演盛行于唐开元天宝年间的‘胡部新声’。”陕西前史博物馆陈设展览部副部长姜涛说。   “这套陶俑是分塑组成,骆驼和乐舞俑独立塑成,然后拼装,杂乱又谨慎,为我国古代陶俑艺术的精品之作。它既是唐代文化艺术、制造工艺兴旺兴盛的重要证据,也见证了丝绸之路上艺术的沟通与交融。”   我国山水画的巅峰之作《富春山居图》   有一幅国宝级名画,分家海峡两岸,前段藏在杭州,后段存于台北,这便是我国山水画的巅峰之作《富春山居图》。  《富春山居图》由元代大画家黄公望完结于1350年或更晚。到了晚明,它被宜兴收藏家吴之矩所得,后由其子吴洪裕承继。1650年,吴洪裕临终前命人焚画殉葬。虽被抢出,但是其最前一小段已被焚毁。  从头装裱的《富春山居图》分为两截,今人别离称作《剩山图》和《无用师卷》。前者长时间在民间撒播,后者则在清乾隆年间进入宫殿。   “1938年,闻名书画家、判定家吴湖帆先生用家藏的青铜器换回《剩山图》。1956年,在闻名书法家沙孟海先生等人的尽力下,吴湖帆将其出让给浙江省博物馆。”浙博书画部主任卢佳说。《剩山图》因尚留一山一水一丘一壑得名,林峦浑秀,草木华滋,充满了隐者悠游林泉,萧散恬淡的诗意。   2011年,《剩山图》赴台湾,与《无用师卷》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合璧展出,成为两岸文化沟通的一段美谈。   “镇水神兽”萌萌哒   成都博物馆的镇馆之宝是一头萌萌哒的“镇水神兽”,它便是2013年出土于成都市中心天府广场的石犀。  石犀长3.3米、宽1.2米、高1.7米,重约8.5吨,由整块红砂岩雕琢而成,身形饱满,壮实心爱,是目前我国出土体量最大的圆雕石刻之一。  被誉为“天府之国”的成都平原,在秦汉曾经是一个水患较为严峻的当地。战国晚期,秦国郡守李冰掌管建筑都江堰,并“作石犀五头,以厌水精”,之后成都才变得“水旱从人,不知饥馑”。考古学家判别,这头石犀很可能是李冰所造其中之一,因而它但是当之无愧的千年“镇水神兽”。   从被发现开端,石犀就深受市民喜欢,市民们给它起了 “萌牛牛”“宝宝”等奶名,赞它“元气满满正能量”。  成都博物馆研究员黄晓枫介绍,石犀刚出土时,外表被钢筋混凝土掩盖,还有风化粉化、片状脱落等,令人挂心。通过科学救治和维护,大众才干见到现在这样健康又神情的“神兽”。   最接近“书圣”真迹的书法著作   “今日咱们有幸得见王羲之的风貌,还要感谢女皇武则天。”辽宁省博物馆学术研究部主任董宝厚对记者说。  辽宁省博物馆收藏的《万岁通天帖》虽非王羲之真迹,但却被称为最接近“书圣”真迹的书法著作。它一直是皇家收藏,后被溥仪带出宫,现藏于辽宁省博物馆。  据董宝厚介绍,其时武则天期望得到王羲之的书法著作,找到了王羲之的后人、宰相王方庆。王方庆将祖传的王羲之著作都献给了武则天。武则天在万岁通天二年,命内府弘文馆对这些著作进行钩摹。   董宝厚说,武则天让内府钩摹,肯定是找到了最好的书手,找到了最好的蓝本,钩摹的技能是最高明的,也是最接近原作的。   不幸的是,原件再也没有撒播下来,只要其时钩摹的著作保存至今。   女皇武则天的除罪金简   河南博物院的镇馆之宝之一“武则天金简”,是现存唯逐个件归于武则天的文物,它的发现也极具戏曲颜色。   1982年5月,河南省登封市农人屈西怀在嵩山峻极峰的石缝里捡到了一片金灿灿的长方形物件。有文物估客开价高达10万元,他却挑选把“宝物”上交国家,奖金是1500元。  经专家判定,这是武则天的除罪金简,黄金纯度在96%以上,正面镌刻63字:“大周国主武曌好乐真道,长生神仙,谨诣中岳嵩高山门,投金简一通,乞三官九府除武曌罪名……”即武则天遣道士向诸神投简以求除罪消灾。   “埋藏刻写皇帝心迹的简、策,曾是古代祭祀、封禅活动的一项重要内容。这是皇帝与天帝的‘私话家语’,也是国家的‘最高秘要’。”河南博物院社教部主任林晓平介绍,武则天金简为了解唐代前史和武则天生平供给了什物根据。   2018年,在发现武则天金简36年后,身患沉痾的屈西怀最大愿望是再看它一眼,终究如愿以偿,一个普通农人与国家一级文物的故事画上了满意句号。(记者:童芳、杨一苗、冯源、赵洪南、桂娟、双瑞)  相关链接  来呀 来看博物馆的“C位”——博物馆日话说镇馆之宝(下)  这是在陕西前史博物馆展出的唐三彩骆驼载乐俑(3月25日摄)。 新华社记者 李一博 摄  这是在陕西前史博物馆展出的唐三彩骆驼载乐俑(3月25日摄)。 新华社记者 李一博 摄  游客在陕西前史博物馆观赏唐三彩骆驼载乐俑(3月25日摄)。 新华社记者 李一博 摄  这是在陕西前史博物馆展出的唐三彩骆驼载乐俑(3月25日摄)。 新华社记者 李一博 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